欢迎访问:亚洲色资源在线观看-亚洲色情最新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蜜月被掠记

蜜月被掠记

新婚,异国岛屿,我们来到这太平洋千岛之国之南端,峇里岛度蜜月。白天参游了海神庙和乌鲁娃度庙,祈求婚姻美满幸福,也祈求上天能赐我们一个蜜月宝宝。

  忠哥是海陆蛙人队(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队)的退役教官,在美国受过特战训练,我跟他是在七月他卅岁生日那天,在高雄结婚的,我们从我十七岁高中起,就相识相恋了八年,因为他的军人身份,直到我大学毕业才得到家人祝福,在上星期成婚,就飞来这南太平洋度假胜地度蜜月,我结束了廿五年的处女状态,在新婚夜交出了染血红绸,我们在旅馆中疯狂做爱爱,希望做出一个蜜月宝宝,甚至累得白天放弃观光日程。

  我喜欢在光亮的环境下做爱,尤其喜欢在大镜子前面做爱,我爱看我自已赤裸的身体,和忠哥结合的影像,也爱看忠哥他那粗壮的雄性生殖器,插入我身体那一瞬间的影像,可惜我们没带摄影机来自拍。

  多次,我们坐在旅馆沙滩,在夕阳下用餐时,会吃了一半就停止用餐,快步往房间跑,脱去身上衣物,按照我们携来的日文(花嫁の手册Handbook)新婚手册,上的姿势按图索骥,照表「操」课室。

  哈!

  今天的进度是女上男下,我跨坐在阿忠们的臀上,将他的鸡鸡伸迎进我里面,由我主动上下作活塞运动,它的注意的要点是女生直上直下不能贪快,不然会折断男生鸡鸡,尤其是男生鸡鸡较长的状况,因为我不知道怎样算长,怎样算短。只好一律把忠哥当作长的来注意就好。

  下一个进度是肛交,唷!脏死了,恶心死丁,跳过,跳过,…………….。

  再下一个进度是口交,这个我会,以前在台湾成我们约会时做过,不过只是我让忠哥亲吻我的阴蒂,但我不曾吮吸过忠哥的大鸡鸡。今天我可要吸它个痛快。

  我抓起它仰天长啸的大鸡鸡,也不管前三分钟它还在我阴道内抽插,沾满了淫液,塞进嘴内,用力吮吸,一支又软又硬的东西放在口内,它还会在我嘴内进逛出出,伸入喉咙作怪。

  我正在享受丈夫给我的柔情蜜意,忽听到室外有人大声呵斥,接着枪声大作,有人用中国话大声叫喊:

  「强盗杀人啦!……………强盗杀人啦!…………强盗杀人啦!」接着又是几阵枪响,就寂然无声,又听到女声哭喊:

  「强盗杀人啦!……………呵!老公,你不能死呀!强盗杀人啦!…………呵!老公,老公,不能死,救命呀」有人用印尼话大叫

  「Gh@4?gjde68huirhy7iuimcuytthjgllgifdjd」听不懂讲什么,只知道室外除了中国(也许台湾)女生在大哭外,没有人敢出声。

  我们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呆住了,停止了做爱,也不敢动弹,不敢出声。

  室外有人用大声公在唿喊

  「Thisisphilippinopeople’sliberationArmy,Wearecometoherejustformilitarysupplier,Allwewantisyourmoney,Wewillnottokillanyofyou.Unlessyouareunco-operated,Comeoutformyourroomsinlinewithallyourmoney」「Obey!Obey!Nokill」

  听到很多菲律宾式英文在室外大叫,听到很多枪械拉扳机的金属喀咯声,「Comeoutyourroom,Nokill,QuickQuick,Handsup,Handsup,QuickNokill,Handsup」旅馆是建在海边的平房,门一间间的打开了,里面的男女住客上都衣冠不整,举手外出列队受检,一个个颤抖不己接着有一个人,用中国话广播:

  「我们是伟大的菲律宾自由解放军,阿布沙耶夫组织,来提取军饷补给,合作者不杀!合作者不杀!」有几个持枪匪徒走进我们房间,把仍在抖抖簌簌我们俩个赶出了住房,和其他房客列队在一起,也不管我们二人没有穿任何衣物。但因为每一个房客,都在枪口上威胁下自顾不暇,没人管我们。

  匪徒进入每閰房间搜索,最后在首领指挥下登上了匪徒们开来的快艇撒走,临走,对手下匪徒呶了一呶嘴,把我和另外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华裔妇女及五六位青年女性,从人群中拉出来带上了船,忠哥在人丛中追出来,匪徒就对空一排枪响,吓得忠哥没奈何只能却步,眼睁睁地看我们被押走,他们嫌我走得慢了一些,有个匪徒就用步枪托,往我裸露的屁股上狠狠地敲上一下,我只得加紧向前上了船。

  我们就向太平洋中撒了,驶向不知的目的地,我身上没有任何衣物,但南太平洋的温度,并不会感到寒冷,可是心中的害怕,使我不停发抖。

  二,一旦归为臣虏

  我们一共是三艘船,三艘廿五米长的玻璃纤维快艇,大小不太一致,但都是主机外另外加装二具舷外挂机,所以走得很快,每艘船上都有十来名匪徒,我想找一件衣物或一片帆布遮掩我的裸体,但是船上都没有,我尿急了,船上的匪徒叫我蹲在舷边,抓住上面突出的不锈钢拉手,直接尿在海里,他们则在一傍嬉笑,想大便也是一样,也没有手纸可用,他们则当着我们上的面,拉开裤子就往海里尿,亳无忌殚。

  唯一的好处是用膳时提供的,是从峇里岛旅馆厨房中抢来的食物很可口。

  我们船行了将近二天,进入一大片岛屿构成的港湾中,船靠岸时,码头上男男女女一共有一二百人来迎接,我们几人被押入离码头不远处,树林里一栋小木屋内,我还是没有衣服穿,在无窗的小屋内,不知什么昆虫一直在我身上爬来爬去。

  第二天,二名匪徒用枪把我们几个押到一间大房间内,房中摆施设很简单,一张木桌,一张椅子,一张木床,到是右在中央铺了一幅很大很漂亮的地毯,很不相配。

  房中有二个男人,一条大狼犬,护卫着一个身材瘦小穿军装的人,尖嘴尖腮的,长得很像京剧里的孙悟空,腰里别着一支大手枪,手里抓了一支小皮鞭,也看不懂挂的是什么阶级,另外一个是一个较高大的便衣人员,长得很像华人。

  便衣用英文说:

  「WelcometoPhilippine,WhichcountryYoupeoplecamefrom?」我们人异口同声说:

  「Taiwan」,「China」,「Japan」,「Spain」便衣改用华语说:

  「很好,欢迎各位来到这里,我们将军欢迎各位来加入我们革命阵容,各位可以替我们战士作后勤工作,例如厨房,缝补,或生育孩子,长大作我们的战士,欢迎,欢迎,」「WelcomeyoubeautifulladiestocometohereforjoinusasFemaleReverlutionarysoldiers.Youladiescanbemerrytoourbravesoldiersasgoodwifes,andgivegoodbirthtomanybabies,toenforcementofourforce.」我们众人都急了,连忙摇手说:

  「不!不!不!不!不!不!…………..No…….NO.」便衣脸一变,厉声用华语说:

  「这是敬酒,请不要让我们改请吃罚酒」

  「拿张纸,写封信回家,叫他们每人汇伍佰万美金来赎,不然,留在我们这里,做战士们的性玩具」那个将军用菲语向便衣讲了几句话,便衣转头跟其他妇女说:

  「我们将军说你们马上去写,明天早上要寄出」又对我说:

  「将军今天看你没东西穿,等一下,他帮你选一件,你留一下吧」我初听到,很高兴终于有衣服可以遮羞了,但觉得还要等一下,有些疑问,心中忐忑不安。

  便衣对将军躹了一个躬,就走出的房间,门外的卫兵大声敬礼。

  ***************

  将军把他的狗栓在桌脚上,笑嘻嘻的走向我,我萎缩成一团倒在床边,他没有什么准备动作,随手就在我背上用力(拍)一声,狠狠地抽了一鞭,声音清脆响亮,我知道皮肤一定开裂了。

  我亳无任何心理准备,吓得根本不敢哭,我獃住了。

  将军站立在我正面,示意要我帮他解开小便的扣子,我默默地掏出他那不够看的鸡巴,他示意我帮他吸,背上的伤痛,提醒我要绝对服从,我吮吸得十分卖力。

  他要我躺在小床上,头靠墙壁,两脚跷起搁在他肩上,用粗糙的手指,亳不怜惜地从我的阴蒂,经过小阴唇,向下刮过去直到阴道口,再向上刮回阴蒂,来回一二十趟,刚开始痛苦的不得了,慢慢阴道口分泌出润滑液,就不这么痛,反而有一些舒适的感受。将军将我玩弄了一会儿,鸡巴够硬了,没脱裤子就肏进了我,玩弄了七八分钟就结束了,他穿好了裤子,他去把狼狗牵过来,叫牠来嗅我的阴户,狼犬爬到我腰际,用牠那有倒钩的舌头舐我,这狗可能受过训练,通红的狗龟头伸出包皮,还作势要爬到我身上,对准我阴道口就要肏我,吓得我胆战心惊,将军哈哈一笑,把狗向一旁牵开,么喝了一声,就有一个小兵拿了一套男生军服给我,只有外衣没有内衣和胸罩,我只好穿了,背上跟火烧似的疼痛,我也不敢哭,又被带回小屋囚禁。那些妇人跟我一样也都一直在啜泣。

  我们又被用船载到另外一个更小的小岛,岛上有十几栋茅草小屋,分别关了一些不同种族的妇女,都有一些枪兵戍守。我们与原来的三位共五个华籍女人都被关在同一小屋内,这是我漫长半年皮肉生涯的开始。

  我们被囚在菲律宾的不知何处的某小岛上,己经二个月了,寄往台湾的勒索信也发出七个星期了,没什么回应,其实我也不抱任何希望,因为忠哥是一个退伍军人,根本不可能有五百万美金的财力,来付赎金来救老婆,我大概只有在这里终生当大兵们的公共老婆了。

  三,神女生涯原是梦

  菲律宾有五千多个岛屿,我们占住那些岛屿,政府军不清楚,所以政府军要攻打叛军,如同瞎人摸象,跟本打不过,他们有时化整为零,有时化零为整,敌来我藏,敌走我追的岛屿游击战术,常吃败仗,渐渐就互不相争的半和平局面了,叛军占据那些岛屿,秘不示人,往来的船舶也是东绕西拐,不走直线,扰人耳目决不示人以真相。

  这个小岛,其实是他们的一个军妓营区,四面环海,除了六个枪兵外,没有居民,没有农田,没有淡水,只有槟榔树丛和有剌的沙滩仙人掌科植物,和酷热的朝阳和夕阳,因为中午的酷日无人能抵挡,这间小屋子,大概有一百平米大小,没有隔间,只有一些脏破的草蓆铺在地上,当小兵前来打炮时,就当着大家的面,就地在凉蓆上办事,亳无遮掩,习惯了,每人都一样,大家也不以为意。

  后来将军常常来我们这间嫖我,才在这里室内围了一个小隔间遮避开来。

  我们都没有口粮和饮水,只有当班接待从大岛来访的嫖客士兵,所带来的食物和清水,才能果腹和解渴。

  每天比较轻松的时候,是夕阳西下,交通船停驶后,嫖客不至,我们全部可以下海嬉水沐浴,洗净一身污垢和腥羶,然后在小水沟里,用半咸半淡的沟水除去一日的疲惫思乡和怗念忠哥之痛苦。

  为了存活,同侪间也没有了互助和同情。偶然看到日本女优的部屋,会有饿死的女生,被担出丢进海里。

  时间长了,我们也学会了一些简单们的菲语

  「Laboo‘hai」(欢迎)、「Silima‘Po」(谢谢)等存活必要的祈求语,也知道他们其实并不是阿布沙耶夫集团的成员,而是另外一支属于Asama-kaso阿沙玛将军的武装力量。

  ***************

  将军和三位副将军,常常来跟我们中国女人质做爱,我比她们都年青,所以我就应接不暇疲于应付,故也比她们较不缺少食物与饮水,因为热带地区,食物无法长久保存,我常会有剩余食物饮水接济室友,尤其将军来时还会带一些水果来赏我,但我背上的伤疼,常常会提醒我的处境,每次都得曲意承欢。

 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,我在这里半年了,半年中我怀了二次孕,但他们送来一种很酸的药草,生吃了当天就流血掉了下来,第三天又可以用了,因为我不可能三天不吃不喝呀。据告知,这个草一生只能用二次,因为如果用三次,就会终生不孕。

  有一天,叛军自己的交通船,载来一些老外来访将军,原来,来人是美国反恐部队绿扁帽部队代表,携赎金前来谈判,最后,到我们住的小岛上提陈姐,她就被释放坐船跟他们坐叛军提供的小艇走了,而我却被遗忘,仍然囚禁在原地。

  欲哭无泪,不知何日方能脱出这人间地狱。

  但我看到忠哥穿着绿扁帽的制服,夹在人群中,带走了陈姐。

  当天天黑,岛上有人摸黑从海里爬上了沙滩,偷越过了海滩上的仙人掌田,把六个守军全割了喉,一艘菲律宾政府军的中型登陆艇靠上了沙滩,我们女生们,在绿扁帽军指挥下,不分国藉全被接上登陆艇,驶离小岛。我们走后,黎明时份,菲律宾空军就大举来袭,后来才知道,因为来人来访时,帽徽里夹带了超微型定位器。根据GPS定位找到叛军巢穴,发现将军的基地原来就在我们居住小岛的背面一群六七个小岛,一时火光烛天,爆声不断,徒众东奔西逃,犬突狼奔,几乎全歼,将军率船冲出海上重围时,手执刺针飞弹,未及发射,就受舰炮攻击,船身起火燃烧和浑身中弹沉尸海底,残众纷纷逃窜,由一些干部率领逃出,转进他处。

  回到台湾家中,忠哥把我紧紧抱住,我一直在想要把这半年来所受到的一切委曲与痛苦,和我对他的思念,全部向他倾诉。

  突然,灵光一闪,一个念头上了我的心坎,我要不要告诉他?

  我发现:又怀孕了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新婚三月妻子的秘密 下一篇:老婆今天特别骚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